融创项目拖欠工程款陷入停工,曾经的白衣骑士会不会成为恒大20


山洪暴发时没人能幸免,曾经的巨头一个个摇摇欲坠,这一次似乎轮到了曾经的白衣骑士。


在今年融创业绩会上,孙宏斌说道:


“我相信下半年会出现能买的公司,这几年房企在快速分化,有的房企发展还行,有的已经无法生存,今后机会更多一些。”


在其他房企都在观望的时候,“买买买”狂人再度上线,从收购浙江泛海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剥离资产后的100%股权,到99亿大手笔收购广西最大房企彰泰地产80%股份,再到重启“抢地”模式……

沉寂许久的融创,成为上半年楼市最活跃的一员。

单就拿地来说,据克而瑞研究中心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融创中国拿地金额共计279.5亿元。也就是说,融创中国4月份一个月的拿地金额,几乎顶得上第一季度三个月的总和。

疯狂拿地的举动,也迎来监管的问候。据市场资讯机构《REDD》消息,国内监管机构本月启动了对融创中国土地购买的排查,自1月以来融创大举收购土地,引起了央行和国土资源部的关注。

据悉,央行要求金融机构提供融创5月份购地的信息,包括逐层穿透说明购地资金来源、相关银行账户信息、支付凭证等。

融创负面消息立马引来连锁反应,融创中国2024年到期、票息5.95%美元债每1美元面值跌0.6美分至99.5美分,创出4月以来新低;2026年到期、票息6.5%的美元债跌1美分至98.1美分。

在诸多房企陷入爆雷困境的时刻,疯狂买买买的融创真的是“不一样的风景”吗?答案或许并非如此。

并购狂人也缺钱了?

高光过后是暗淡,人如此房企亦如此,融创可能并非表面上那样风光无两。不久前一封融创绍兴分部向当地政府发出的求助信在网上流传,引发融创旗下美元债大跌。

信件内容显示,今年6月3日以来,绍兴多次出台楼市管控政策,民众市场信心受到重挫,购房意愿大幅下滑,企业现金回流也受到影响。

对此融创解释称,网传信之所以流出,实则是绍兴公司负责人获悉,政府当天将到黄酒小镇督查安全生产工作,想借机解决相关项目已售房源的网签问题,因此初步整理了相关内容,作为向政府口头汇报的腹稿。

没想到,因操作失误造成信息外泄。到底什么样的失误,能让绍兴公司负责人准备这样的内容,又这样不小心泄露,答案或许只有融创人自己知道。

但融创缺钱的信号并不少,如最近融创西安的桃园府项目外张贴着这样一张拖欠工程材料款的公告,内容称:


自2018年开工以来,建设方一直没有按时支付工程进度款,我司项目部一直垫资投入推进项目,然而直到今年7月开始至今,建设方的工程款分文未付,导致我方支付不出工资及材料费,工人已全面罢工。目前本项目已全面进入停工状态,请工友、合作方、市政及政府执法部门熟知。
长枫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10月2日


祸不单行,在商票成为房企爆雷信号的今天,融创分公司的商票已开始出现拒付情况。据看票三方数票科技官方<�票眼>小程序数据显示:

辽宁省大连:已经拒付802万,未兑付40621.57万;江苏无锡:已拒付7612.38万,未兑付102638.25万;山东分公司:已拒付2999.62万,未兑付114464.38万。

虽然<�票眼>小程序数据统计或许存在问题,如曾经逾期已经兑付数据,依然会被算作拒付。但融创分公司的每一笔拒付,都在互联网大数据中留下了影子。

而商票违约最为致命且无形的是信用成本。在票据市场中,融创商票的价格也变高了,民间贴现利率已涨到22.67%-34.22%。不仅如此,在今年中诚信发布报告表示,因向关联公司提供大额担保,融创集团有资金支出压力。

这一点从融创财报便能看到。据统计,截至2020年9月末,融创受限资产合计为2616.65亿元,占总资产的26.18%。获得授信额度3308亿元,其中未使用额度为1512亿元,可缓解资产的流动性的压力。

此外,它为银行向购房客户发放的抵押贷款提供的阶段性担保余额为1304.7亿元;它为关联公司提供担保余额为556.54亿元,占期末净资产的比重为38.87%,它对外担保金额较大,或存在一定的负债风险。

孙宏斌曾为激进买单

接连的并购、拿地举动,让融创的债务承受更大的压力。据财报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融创非受限资金为647.75亿元,而短期借款高达916.07亿元,非受限资金不足以覆盖现有短期债务。

此外,融创中国去年负债总额新增680.54亿元,已经高达9305.75亿元。按照“三道红线”标准来看,融创净负债率和现金短债比算是踩线合格,而剔除预收款后资产负债率依然在红线外。

或许很多人都难以想象,凭借融创的土储数量,完全不用这样拼。但激进就像刻在孙宏斌基因中一般,这种性格特质在顺驰上便展露无疑。

当时顺驰的打法同样非常激进,据说为了追求速度,手下人多少钱拿地也不需要上报,赢了算赚,赔了认亏。

但孙宏斌似乎并没有意识到,直线飙升的业绩背后暗藏着风暴。2005年,首次调控房价的新旧“国八条”于3月和5月先后出台;9月银监会212号文件收紧房地产信托。

政策风向的变化,让风口上的顺驰迅速跌下神坛。

因为发展太快,资金链出现问题,最后孙宏斌的资金缺口补不上,行业里却无一人为孙宏斌雪中送炭。为此,孙宏斌不得不出售顺驰94.74%的股权,这也意味着顺驰就这样“死”掉了。

翻看融创的负债率问题,也不禁会被吓下一跳。据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融创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987.11亿元,不仅难以支撑起公司拿地耗费的千亿额,且公司资产负债率也十分之高。当期,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83.96%,其中负债总额为9305.7亿元,流动负债有6839.15亿元。

二级市场对于融创也在逐渐丧失信心,在香港上市的融创股票,从去年1月份开始陆续下跌,下跌时间已经超过20个月,是融创上市十多年以来下跌时间最长的一次,股价已经下跌近60%。

可以说在中国房地产野蛮生长的时代,只要敢于高杠杆、多拿地,都能迅速做大。因而中国房地产业相继诞生了多位全国首富,也都是“首负”。

其中,有两位首富被去杠杆收拾了。高杠杆激进的房企,一个个急流勇退,下一个会是融创吗?

时间会给我们答案。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搜索

日历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评论

链接